亚虎娱乐

当前位置: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老虎机网页版_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【唯一授权官网】 > 武侠修真 > 剑来 > 第三百章 江湖险恶
打开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三百章 江湖险恶

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→
数据在整理中,请期待
桓家祠堂外,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的众人,邋遢老人在以桓老堡主传授的秘术,以盛放有桓氏子嗣鲜血的双碗施法后,老人等待片刻,颓然跌坐在地上,失魂落魄,喃喃道:“为何如此,不该如此的……” 浑身浴血的桓氏兄妹脸色苍白,年轻道士嘴唇颤抖,“那些妖魔鬼魅,不知道用了什么阴毒法子,早就耗尽了两尊石狮子蕴含的灵气。” 陶斜阳一屁股坐在地上,以刀拄地。 老道人转头望向校武场那边的云海,山岳下沉,拳罡迎敌,云海之上更有剑光纵横。 老人生出一丝渺茫希望,挣扎着站起身,对四个年轻人说道:“你们四个,赶紧离开飞鹰堡,先前你们护送我来到这里,现在轮到我为你们几个孩子护送一程,你们就当为飞鹰堡桓氏留下一点血脉香火,不要犹豫了,赶紧离开此地,走得越远越好,以后不要想着报仇!” 陶斜阳-根本没有起身的迹象,抬头望向那个心仪多年的桓氏女子,沙哑道:“桓淑,你和桓常一起走吧,我要留在这里,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真的有点累了,今天就不走了。” 年轻道士正要说话,陶斜阳对他摇头道:“黄尚,别劝我了,我意已决!” 老道人喟叹一声,带着徒弟和桓氏兄妹,一起杀向就近的飞鹰堡北门。 陶斜阳盘腿而坐,面朝祠堂大门,开始以袖口擦拭长刀。 黄尚跟随师父他们奔跑,视线朦胧,始终不敢回头看那个年轻武夫。 桓淑突然转头,望向那个熟悉男人的落魄背影,于心不忍,心中千言万语,到了嘴边,便烟消云散。 生死之间,最真性情。 年轻女子被兄长一拽而走,不再停留。 陶斜阳低下头,凝视着雪亮刀身映照出来的那截脸孔,扯了扯嘴角,还是不喜欢啊。 ———— 当鬼婴被陆台一竹扇透心戳死的瞬间,哀嚎传出主楼厅堂,楼外的那片黑色云海之上,顾不得两把飞剑还在肆意飞掠,高冠老者再度现身,脸色难看至极,整个人气恼得连累五岳冠都开始颤颤巍巍,几乎已经淹没高处屋脊的云海,更是翻滚如沸水。 老人对着主楼那边怒吼道:“废物,废物!留你何用?!” 高冠老人伸出一只手,猛然攥紧。 大堂之内,苦苦应对两把飞剑的拂尘男子,学道之初,本就早早被老人以师门秘法控制,此刻他一颗心脏毫无征兆地炸开,然后瞬间魂飞魄散,骨肉分离,所有鲜血都被干干净净剥离出来,化作一大团猩红血球,不计代价地向外冲撞,一位观海境的气海爆裂,就已经将那座被陆台鸠占鹊巢的符阵,给炸得七零八落,摇摇欲坠,等到鲜血向外喷涌,好似倦鸟归巢,试图掠向楼外的云海老人那边。 陆台皱了皱眉头,收回针尖麦芒,以免被那些污秽鲜血沾染,到时候可就不是耗费天材地宝那么轻松了,不再往符阵灌注灵气,于是鲜血如一条溪涧,拉伸出一条纤长的河道,从大堂蔓延到了云海之上的高冠老人,涌入老者的手心之中。 老人如饥汉饱腹一顿,双眼血光绽放,双手挥袖,两股鲜红气机从大袖中汹涌而出,一时间罡风大作,初一十五两把飞剑在云海之中四处飘散。 高冠老人脸色狰狞,低头看着那座尚未触地的中央山岳,大怒道:“垂死挣扎!本来还想着鬼婴初生,胃口不济,才将你压在山岳磨盘下,一点点榨取精血,既然现在害得老夫万事皆休,老夫可不用这般讲究!去死!” 陆台已经来到飞鹰堡主楼的那座观景台,驾驭两柄飞剑掠向云海老人,畅快大笑道:“老贼!我太平山等这一天很久了!” 老人脸色一凝,随即癫狂大笑道:“老夫就算今天死在这里,也要你们太平山两位天才修士一起陪葬!” 老人一手挥袖不断,竭力阻拦初一十五、针尖麦芒四把飞剑的刺杀,一手握拳,向下凶猛砸下,“小兔崽子,死也不死?!” 陆台眼神微变,默念一声“走”,一根色彩绚烂的彩带从这座上阳台一闪而逝,配合那条如金蛟缠绕山峰的缚妖索,一起往上提拽而起,绝对不能让这座中岳与其余扎根大地的四岳汇合,到时候五岳结阵,陈平安别说是四境武夫,就是六境的体魄,恐怕都要被活生生碾压成一滩肉泥。 陆台怒喝一声,“给我升起!” 山峰开始往上拔了几尺。 “拼命谁不会?!”那高冠老人不愧是以狠辣著称于世的山野散修,肆意大笑站起身,收起那张蒲团后,下半身立即开始腐朽如枯木,不断有灰烬飘散,老人依然不管不顾,一掠来到那座中岳,双脚触及山巅之后,轰然下压,使得被五彩腰带和金色缚妖索约束的山峰,成功一压到底! 当这座中岳落地,整座飞鹰堡都开始颤动不已,以至于城堡外的山脉也开始出现裂缝。 金色的缚妖索沿着山势向地面颓然滑去,高冠老人哈哈一笑,伸手一抓,就将缚妖索握在手心。 当五岳齐聚之后,阵法已成,上阳台那边,陆台吐出一口鲜血,踉跄前行数步,好不容易扶住栏杆,手指微动,艰难开口道:“回来……” 原本捆住中岳的五彩腰带,亦是失去了绚烂光彩,开始恢复原形,然后向主楼那边掠去,老人眼前一亮,再次探臂一抓,将彩带扯在手中,刚刚缚妖索到手,又有这根一眼便知法宝无疑的彩带,被自己收入囊中,天无绝人之路,此次虽然还是吃了大亏,可好歹并非血本无归。 老人重新盘腿而坐,蒲团凭空浮现,经此一役,头顶五岳冠已经灵气稀薄。 头顶云海那边,唯有主楼那名剑修的两把飞剑,一大一小,还在挣扎,之前那两把袖珍飞剑,高冠老人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,在中岳成功压死那金袍少年后,飞剑便向地面坠落,落在了远处的两处巷弄之中,多半是就此销毁了,实在可惜。 今日大仇得报,老人心中有些快意,一来已经撑不起五岳真形阵法,二来还要赶紧从少年尸体上剥落那件金色法袍,然后赶紧离开飞鹰堡,免得被扶乩宗或是太平山的老王八拦阻截杀,不然就要像当年那样,再次沦为丧家犬。 事已至此,太平山依然没有金丹或是元婴老祖出手,看来一死一伤的两个崽子,太过托大,才给了自己安然离去的机会,不过两个年轻人,绝对是太平山最拔尖的嫡传弟子,说不定还是那位山主的得意高徒,才有胆子如此一身法宝,招摇过市。 如果自己不是早就跟太平山,结下了不死不休的梁子,恐怕早就避其锋芒了。 高冠老人默念“收山”口诀,五座山峰瞬间拔地而起,体型越来越小,最终重返五岳冠之中。 老人一边挥袖驾驭云海,阻挡陆台的针尖麦芒两把飞剑。 一边盘腿坐于蒲团上,笑着往校武场那边下降。 地上有一摊亮眼的金色,就像从竹竿上不小心掉落地面的一件金色衣裳,随意铺在地面上。 明明一件法宝唾手可得,高冠老人却脸色剧变,双手虚空一拍,整个人连同蒲团一起猛然升空,经过一系列战事,以及随着老人自身灵气的衰竭,那座十不存一的黑色云海疯狂涌向老人。 校武场地上那抹金色,从刚好足够一人平躺的大坑中,一跃而起,高声喊道:“陆台,针尖借我一用!” 陆台没有丝毫惊讶,心意微动,巨大的飞剑针尖便出现在陈平安脚下。 先前从初一十五的“坠落”,陆台其实就发现了蛛丝马迹,陈平安说过,它们是本命飞剑,却不是他陈平安的本命之物。所以陈平安如果真的死了,初一十五只会更加拼命杀敌,只有陈平安假死,才会故意让两把飞剑演戏。 之后那条缚妖索同样“装死”,陆台忍得很辛苦才没有笑出声。 依葫芦画瓢,灵犀一动的陆台也故意失去五彩腰带的控制,任由高冠老人取走。 老人去势极快,可是早早隐匿在附近的初一十五,来势更快。 一左一右,它们瞬间戳穿了那蒲团,使得高冠老人远遁速度微微凝滞。 又有陆台的飞剑麦芒在高空阻拦。 最关键是陆台的五彩腰带,和陈平安的金色缚妖索,重新活了过来,同时绑缚住高冠老人的手臂,如两条蟒蛇缠绕人身。 而陈平安,踩在飞剑针尖之上,向空中追着高冠老人和云海,飞掠而去。 御剑远游! 虽然在山岳镇压之下,借助陆台的彩带拖延时间,再加上陈平安早就算准了最大的坑洼,出拳之前,跺脚裂地,硬是临时开辟出一座可供躺下的大坑,得以逃过粉身碎骨的下场,但是被五岳大阵的磅礴气机当面压下,好似置身于密封棺材内的陈平安,可一点都不好受,当下肋骨已经断了好几根,如果不是在竹楼习惯了这种,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高冠老人离去。 陈平安在踩剑“飞升”之前,就以剑师驭剑之法,将先前那把丢在一旁的长剑“痴心”握在手心。 有彩带和缚妖索捆住老人双币,并且两物能够破开云海遮掩,准确牵引三把飞剑去戳破那块蒲团。 这使得初次御剑的陈平安仍是很快追上高冠老人,对着那家伙的后脑勺就是一剑劈去。 老者真是拼了老命裹挟云海加速向前,才好不容易躲开那一剑,可是剑气流溢,仍是在高冠老人脑袋上留下了一条血槽。 上阳台那边,陆台一咬牙,再次说出“开花”二字,青衫飘飘,御风追去。 速度犹胜飞剑针尖。 陆台在空中划出一道圆弧,十数个眨眼功夫,就飞快截住那龙门境高冠老人的去路。 老人苦头吃足,竟是不敢硬闯,转弯绕行,结果被后边两次出剑都慢上一线的金袍少年,给一剑刺穿,透心凉! 而且这柄剑极其古怪。 生机连同灵气,骤然流失,被透体而过的长剑汲取。 老人停下身形,蒲团下的云海随之径直悬停。 低头看了眼剑尖,凄然一笑。 取我性命者,竟然还不是那四把本命飞剑。 帮助这把长剑取我性命者,竟然只是一张自己瞧不起的方寸符。 现在这些宗字头仙家的小家伙们,怎么比我们这些山泽野修还要奸猾狡诈了? 陈平安本想趁胜追击,再出一拳,打断高冠老人的头颅才算万无一失,但是陆台已经近乎嘶吼地以心声提醒陈平安,借着飞剑针尖,赶紧后撤,越远越好。 高冠老人扶了扶头上那顶歪斜的五岳冠,也不去拔出那把刺破心脏的“痴心”,阴恻恻笑望向陆台。 双手依旧被两剑法宝死死捆住,竭力限制老者的灵气流转。 蒲团已经破碎不堪,被三把飞剑刺出数十个窟窿,四处漏风了。 陆台与高冠老人相对而立,心有余悸,当时故意自称太平山修士,为的就是吓退这个老家伙,哪里想到一听说来自太平山,就跟疯狗一样乱咬人,陈平安当时的境地,是名副其实的命悬一线。 陆台稳了稳心神,平静道:“我们其实不是太平山修士。” 老人扯了扯嘴角,皮笑肉不笑道:“方才老夫就想明白了,太平山教不出你们两个小娃儿。” 四方云海逐渐消散,无功而返,重归天地。 ———— 神仙打架总在天上。 可是悲欢离合,多在人世间。 飞鹰堡主楼厅堂内,气氛诡谲。 堡主桓阳已经行动自如,但是看也没有看一眼身边椅子上的妇人尸体。 老管家何崖,眼神复杂地瞥了眼堡主夫人,于心不忍,欲言又止,就被桓阳以冷厉眼神制止。 桓阳一只手扶在椅把手上,沉声道:“今日大堂之事,谁都不要对外宣扬,谁敢泄露出去一个字,不但家法伺候,还要连累一房所有人,打断手脚,悉数驱逐出飞鹰堡!” 桓阳并不转头,只以手指随意点了点身旁的椅子,“夫人积劳成疾,重病不治……” 桓阳略作停顿,冷声道:“死后牌位不放入我桓氏祠堂!不许葬在……” 大堂众人噤若寒蝉,不敢有半分质疑。 老夫子何崖终于忍不住,上前一步,打断桓阳的后半句话,惨然道:“堡主,夫人是有过错,可是希望堡主看在这些年夫人相夫教子、操持家业的份上,准许夫人葬在后山吧,堡主,就算我何崖求你了……” 说到最后,这位为飞鹰堡鞠躬尽瘁的老管事,为一拨拨稚童传道解惑的老夫子,竟是泣不成声。 桓阳勃然大怒,重重一拍椅把手,打得整张椅子瞬间断折垮塌,脸色阴沉,思量片刻,冷哼道:“此事稍后再议!” 一向待人和善的桓阳,此刻如一头饥鹰饿隼,环顾四周,看得所有人头皮发麻,都不敢与之对视,纷纷低头。 “飞鹰堡能不能存活下来,现在还不好说,你们暂时都不要离开这里,谁敢擅自离开大门者,何崖,杀了他!” 桓阳撂下这句话后,独自离开大堂,登楼而上,最后来到那座连父亲都不知为何要命名为“上阳台”的地方,这辈子从未如此铁石心肠的男人,举目远眺,试图早一步看出那场大战的结果,只可惜武道修为平平,目力有限,看不出半点端倪,依稀可见云海散去、剑光纵横而已。 桓阳压低嗓音,咬牙切齿道:“若是那鬼婴生下来,真有他们说的那么厉害,由我飞鹰堡全权掌控,倒好了!” ———— 老道人带着三人顺顺利利逃离了飞鹰堡,一路往北边大山深处钻,这一趟,顺风顺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除了零星的阴物鬼魅出来搅局,并无太大的波折。 不说劫后余生的三位年轻人,就连老道人自己都觉得无法想象。 一时间四人都有些恍若隔世。 站在山坡之上,桓常突然说道:“我要回去。” 邋遢老人暗中点头,有此心思,且不去谈幼稚与否,将来才有希望帮助桓氏重振旗鼓。 若是只顾着埋头仓皇逃窜,老人不会看轻女子桓淑,却要打心眼瞧不起桓老兄弟的这位嫡孙。 原先那座漆黑如墨的云海已散,虽然暂时仍然不好说飞鹰堡就已经脱离死局,可到底是一个好兆头。 老道人举目望去,以山门道法粗略观其气象,飞鹰堡内的浓郁阴气,几乎消散殆尽。 于是出言劝慰桓常,“别着急回去,如今大势好像已经转向我们这边,你在这个时候,绝不可节外生枝。” 桓常握紧腰间刀柄,手背青筋暴起,闷闷道:“父母还身处险境,我做儿子的却要袖手旁观,不当人子!” 老人哑然失笑,没有不耐烦,耐心解释道:“无畏的牺牲,并非真正的勇气,桓常,要做你爷爷那样的男人,只有真正到了退无可退的时候,大义之所在,才去做那一刀劈开灵官像的壮举!便是我们隐居山上的修行中人,听过之后,也要拍案叫绝,称呼一声英雄。这份胆识气魄,可不是匹夫之勇,不是去白白送死。” 桓常默默点头。 这位被家族寄予厚望的年轻武夫,到底不是钻牛角尖的性子,如果心性不宽,身为飞鹰堡下一任堡主,早就容不下在飞鹰堡蒸蒸日上的外姓人陶斜阳。 桓淑轻轻扯住桓常的袖子。 桓常抬头一笑,“我没事,放心吧。” 老人有些欣慰。 如此江湖,才有滋味。 年轻道士黄尚喃喃道:“师父,那两个外乡人,难道真能将那尊魔头斩杀在天上?” 老道人哭笑不得,叹息道:“有能耐布置下这么大一个局,颠倒百里风水气运,极有可能是一位金丹境的大魔头,那搬动山岳之术,别说是师父我,就是你那位天纵之才的师祖,在修为巅峰之际,一样都做不到,那两个年轻人,如果能够赶跑强敌,就已经是万幸,根本不用奢望成功杀敌。” 脱离险地,老人那根时刻紧绷的心弦便松了,顿时显得神色萎靡,今日一战,让这位山居道人实在是心力憔悴。 老道人靠着一棵大树,“除非是扶乩宗的大修士闻讯赶来,而且必须辈分不低,否则很难拦下那位驾驭云海的魔道巨枭。” 三人脸色沉重,桓淑咬紧嘴唇,心情尤为复杂。 爹娘还在困境之中,祠堂外还有个自愿等死的傻子。 自己和兄长哪怕苟活,仍然前途渺茫,何去何从,桓淑当真不知道。 黄尚神色黯然。 辛苦修道数载,片刻不敢懈怠,本以为已经道法小成,逢山遇水,不在话下,哪里想到只是在这世外桃源一般的飞鹰堡,就差点丢了性命。 老人打破这份沉闷气氛,大口喘气之后,笑了笑,“不过放心,只要这次魔头铩羽而归,想必仍会引起扶乩宗的重视,那魔头百年之内,绝对不敢再兴风作浪了,扶乩宗有两位结为道侣的仙人,一旦惹恼了他们,任何一人下山灭杀魔头,易如反掌!” 老人似乎犹不解气,做了个翻手的动作,加重语气笑道:“易如反掌!” ———— 祠堂外,陶斜阳忧心忡忡。 却不是担心飞鹰堡沦为人间炼狱。 而是担心将自己年幼时就丢入此地的家族老祖,此役折损太重,害得他无法一步步成长为沉香国宗师第一人。 他要将心仪美人收入怀中,那个他看着从小女孩变成少女、再变成婀娜女子的桓淑,他是真心喜欢。 美人,他要。江湖,他也要。 说不得以后还有机会去山顶看一看风光。 偶尔几次假借为桓氏奔波江湖的机会,与老祖宗私底下碰头,那位老祖有次曾经教诲过他,只要是喜欢的东西,就应该抓在自己手里,实在抓不住的,要么干脆别多想,要么直接毁掉。 陶斜阳深以为然。 四下无人,卸下面具的陶斜阳,神色阴晴不定,收起杂乱心绪,最后实在觉得那对早已无用的石狮子碍眼,先后两刀劈下,将两尊石狮劈作两半,轰然倒地。 发泄心中郁气之后,年轻人立即醒悟这件事做得差了,一旦老祖谋划失败,不得不退回老巢休养生息,自己这般赌气行径,很容易露出蛛丝马迹,被那个该死的老家伙看出点什么,于是心思缜密的陶斜阳便快步向前,以浇灌纯粹真气的刀柄,一点点敲烂颓然倒地的石狮雕像。 然后他快步走向飞鹰堡主楼,半路上一掌拍在自己胸口,打得自己口中鲜血四溅,这才罢休。 山上凶险,风大人易倒。江湖险恶,水深船易翻。 人心起伏最难平。 心定且赤诚,何其难也。 7
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→
推荐小说 添加书签 书架
亚虎娱乐千亿国际娱乐送彩金亚虎娱乐齐乐娱乐
优乐娱乐齐乐娱乐首页优乐娱乐龙8娱乐官网
优乐娱乐千亿国际娱乐送彩金亚虎娱乐梦之城娱乐下载
亚虎娱乐亚虎娱乐老虎机网页版亚虎娱乐客户端齐乐娱乐
优乐娱乐齐乐娱乐首页优乐娱乐龙8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