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虎娱乐

当前位置: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老虎机网页版_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【唯一授权官网】 > 武侠修真 > 一指成仙 > 第一一四二章 天地有因果
打开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一一四二章 天地有因果

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→
数据在整理中,请期待
一念可成佛,一念可成魔,不论容赫助建百灵是为身名所累,还是其他原因,百灵战场的存在,受惠的都是这方天地的所有生灵。 这所有生灵里,自然包括了卢悦自己。 天地有因果,它们什么时候来,谁也不知道。 五水明明怀疑他还生在绝地,却要等到现在才出来。当年的神仙居大能,同样只是打不曾杀,或许…… 卢悦在灯焰明灭加剧的时候,严重怀疑走到没路的一代枭雄,要以死来阴她,不由分说,便把容赫从天残灯里甩了出来。 “咳咳……” 魂神的麻痛终于消失了,容赫本来绝决的心,迅速复活。 “菩萨畏因,众生畏果,这位卢小友,你畏的是什么?” 踉跄着站起来时,他接着向卢悦挑衅,“怎么?不敢杀我了?也不想知道黄泉客栈,不想知道,神仙居诸仙自相残杀的本质?” 卢悦拢了拢眉头,破规符的时效过去了,否则真想甩他一道闪电,“我想知道,你便会告诉我吗?容赫,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过去,可是望天城发生的一切,你对容家所做的一切,从头到尾,都说明你是一个伪君子。 你连自己的子孙,都能明着慈爱,让他们对你爱敬不已,可事实上,暗地里,你天天磨刀霍霍,想着怎么更好地阴杀他们。 你这样的人…… 嗬!会跟我说实话吗? 我越是用刑,你越是要把我往沟里带吧?” “……呵呵!” 容赫一怔之后,倒是笑了,“果然聪明!”神仙居的人,都聪明,“不过,你不敢再杀我了吧?”他微有得意,“前面是谁说,敢胡言乱语,或是顾左右言他,死是奢望?” 卢悦拂拂衣袖,好整以闲,“你现在,还要我杀吗?” 什么? 本来就在暗中观察卢悦的五水,忍不住又把她好好打量了一遍。 “容瑆死了,现在的容家,还有一个叫容源的,你是不是准备再回去夺舍他啊?”卢悦冷笑,“那就请吧!” 容源身体早就空了,好好养着,还有三五年好活。 但夺舍……,那就随着他的身体,马上步入死地吧! “……你也配叫功德修士?” 容赫自然知道容源的情况,对她这恶毒的建议,气恨的咬牙切齿。 “配不配,得问老天爷。” 卢悦朝他笑笑,“你这样的人渣,都能得紫光灵脉,我得功德,就更没什么好奇怪的了。” “……”容赫脸上一阵扭曲,“本君对天地有大德,你如此侮辱于我,不怕天地因果吗?” “怕!” 卢悦不讳言自己怕,“不过口舌上的因果……,接接正好能多训练脑子。” “……噗!” 管妮在旁没忍住,一下子笑喷了。 自家师妹的嘴巴,有时候,比刀剑还厉害。 “你,你们……” 容赫短短时间吃了管妮两次亏。 凤凰火啊! 这手段,只能是天焰当年布下的暗手,“这里的灵气未复,”他恨恨瞪着他们,“可你们却在这里用灵符转换灵力。五水,这意味着什么,你比我清楚吧?” 意味着什么? 五水闭了闭眼。 绝域绝地,之所以恐怖,是因为天地在这里的禁制。 天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禁制,是因为,它在某些地方,需要像人一样,有个安静的休息地。 所以,绝域绝地,在某种程度上,代表了天地的某种平衡。 这样的平衡不能随意打破,否则…… “我们为何要灭世?” 容赫明白,凭自己现在的样子,是杀不了这四个人的,但有些事,不做,太不甘心。 “因为天地的各种禁忌,被我们一而再,再而三地打破了,可是哪怕如此,当年,绝域绝地里,我们也无法动用灵力。 五水,你现在要看着他们,把这种打破禁忌的东西,再带出去吗?” 他死,那他们也别想活。 回来了又如何? 他照样能借五水之手,再灭了他们。 “阿弥陀佛!” 五水深深宣了一声佛号,“卢小友,请问你们的灵符从何而来?” “……” “……” 飞渊正要上前,被苏淡水一把位住,她朝师弟轻轻摇了摇头。 “……前辈说的是破规符?” 卢悦突然觉得,自己还是低估了容赫的无耻,更低估了心有大愿的大能执着。 “我记得家师弟,曾经跟您说过,三千界域有个叫木府的地方,那里的天道未演化完全,被域外馋风绝影利用,成了他安置手下和杀人的后花园。” “……” 容赫心中一跳,域外馋风,就是当初某些人执意要引到这方世界,回复灵脉的超级仙石吧? 他紧紧盯着五水,“不管是什么理由,灭世毁去一切时,我们最主要的目的,是把所有能突破禁忌的东西全都抹去!” “阁下说错了,这可不是突破禁忌!” 卢悦朝他冷脸,“破规符,只有身有功德的修士才能绘出。什么叫禁忌?助天道演化完全的灵符,如果也叫禁忌,那你又是什么东西?” “你……”容赫大怒,自紫光脉觉醒,谁敢在他面前如此说话? “闭嘴!”卢悦目露杀意,“没有人伦的东西,你知道什么叫做献祭吗?如果破规符都是禁忌,那你……,更是天地最应该禁忌的东西。” 东西东西东西…… 身为一代天君,哪怕神仙居的人,也不能这般左一个东西,右一个东西地乱叫他。 容赫大怒喝叫,“五水,你还在等什么?杀!” “阿弥陀佛!” 五水目露悲悯,“圣女离梦,就是飞渊道友所说的巫族十二圣女之一?” “……是!” 卢悦在戒备中,慢慢回了他一个字。 “阿弥陀佛!” 五水再次大宣佛号。 轮回万劫,果然有故人在轮回中,彻底消散于天地了吗? 容赫心念电转,在五水和卢悦身上转了又转,终于笑了,“哈哈!哈哈哈……!”他笑的越来越畅快,“五水,你可别告诉我,那什么巫族十二圣女,就是对应神仙居十二仙子的。” 要不然,不可能这么巧。 五水这一会的神色都不对了。 在没了后辈精气相助,他只能轮回。但在转世之前,能知道某些大仇人,早他一步完玩,永远也回不来,总是一件大喜事。 “啪!” 一直很隐忍的五水,突地上前,狠狠甩了容赫一巴掌。 两人的身体,在星月的柔和光芒下,明明灭灭中,已经无法往实处转化了。 “你……” “你再放一个屁,老衲现在就抽死你。” 五水冷冷道:“天地因果,对老衲……不管用。” 斩分魂的时候,他发过宏愿,不论什么境地,他都是佛门子弟。 既然身在佛门,心在佛门,有些许因果,些许劫难,倒是更能证身证心。 “正是因为有卢小友的破规符,才让你这么个东西,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。” 五水很清楚,如果不是卢悦四人出手,凭他的性子,凭容赫的三寸不烂臭舌,他最有可能,杀他之后,还以最后的力量,送他入轮回。 “容赫,你该走了。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,我要走了,你……也得走。” 走? 容赫在五水冰冷的眼中,查觉到本来最坏的轮回,恐怕都要远去,不由害怕了,“不!我对天地有功,五水,你不能……” “老衲有什么不能?” 五水逼视着他,“你舍下东西,扪心自问,有老衲多吗?” “……” 容赫呐呐不能言。 一代佛门高僧,本该受万众敬仰,结果却当了偷儿,装疯卖傻五万年,被人妖两族追杀。 正是因为他的未雨绸缪,才成就了这方绝域里的诸多神兽。 百灵战场的祭献,也因为有这样的后手,妖族才会那般无条件地配合。 “永恒才是世间最恐怖的东西。”按下容赫,五水回头望向卢悦,“你很聪明。” 无数世的轮回,虽然眉眼里,已经见不到任何熟悉的痕迹,虽然之前对她非常无感,可是现在,他却有种面对故人的错觉。 “破规符……” “轻易绝不再制!”卢悦在五水似空似悲的眼中,查觉到什么,连忙保证,“如果不是发觉到容赫的不善,破规符,我们也不会在这里用。” “阿弥陀佛!” 五水闭上眼睛,佛号的深沉,哪怕容赫都觉出不对。 大悲无泪,大悟无言,千言万语,在这位佛门大能口中,只变成了四个字。 “不!” 在五水就要伸掌前,容赫突然大叫,“不要杀我,我可以告诉你,影响曦和转世的东西,你不想推断,她还能不能回来吗?” 五水突睁双目,进阶圣者,与天地同寿,永恒的意义,他在当偷儿被四处追杀的五万年里,一直没感受过。 但绝域永无止境的日子,他的心,却多流浪在曾经的灯火阑珊处。 只是,此生永远也去不了终点,也回不到原点了。 推断出来,又能如何? 还不如就让它永横心头。 五水轻轻一叹,“天地以万物为逆旅,日月为百代之过客。容赫,曦和的洒脱,你永远也不懂!” 说话间,他一掌按在万般不甘,踉跄想跑的容赫身上。 星月之光,莫名地亮了亮,世间却再也没有那个影子了。 “阿弥陀佛!” 五水转过身,朝卢悦四人深施一礼,“忆埋绝域,麻烦诸位道友了。” 属于他的时代早就结束,该交给现世的,他也完成了,故人的脚步可能追不上,但天地有因果,总有相交之处。 “听说婆娑无量苦,如今业债前来负!” 如果酒馆里的那个人,真像容赫说的那样,曾经恨过他,五水朝卢悦微微一笑,他很欣喜。 星星点点的光芒缓缓飘散,它们在卢悦和苏淡水三人身上绕一圈,在一阵风来时,飘于远方。 …… 还在翻看玉简的谷令则,突然心有所感,急忙奔出禁制重重的藏书楼。 月华如水,她终于感应到卢悦在找她,可是…… “怎么啦?”也在藏书楼里过日子的唐舒随后而来,“有……什么不对吗?” “卢悦在找我。” 谷令则在半空中努力感应方向,可是错过的就是错过,藏书楼的禁制,隔断了她们之间,能联系的最好时段,现在天地渺渺,只有特别的感慨在心中流淌。 忆埋绝地发生了什么事? 她摸出如意红锦,上面,却没有一言片语。 “你问她。” 谷令则轻轻摇了摇头,体会心中那莫名感慨,好一会后,才轻轻叹了一口气,“她说过,如果有危险,会先用如意红锦联系。” 忆域绝域不是普通的地方,有关神兽的事,更不能暴出一丝一毫。 所以,她们约定,如果她不主动联系她,她不能主动联系她。 “那你……,”唐舒很不解,“又怎么会感觉卢悦在找你?” 谷令则朝她笑了笑,“现在是什么时间断?天黑了呀!苏淡水是丹师,一定早早逼她休息了。” 唐舒眨了眨眼,“你是说,她在做梦?” “应该是的。” 谷令则摸着鼻子,觉得,这可能就是事实。 她们早前用如意红锦联系过多次,想用彼此的双胎感应,查出忆埋绝地在仙界的大概方位,可是不论她怎么冥想,也无法代入到卢悦那里。 同样,妹妹也是。 现在突然感觉呼唤,而如意红锦又没动静,只能是她做梦了,梦到了以前。 谷令则叹口气,少时她们伴随了太多的苦难,长大后性格成熟了的妹妹,现在感慨倒是很正常。 “或许……,我该休息休息了。” 虽然妹妹已经说了,忆埋绝地里有回来的路,可如果,她能早一步,在路口等她,更是人生一喜。 “呵呵!想休息就直说,不用找理由。” “我是想休息,不过这里我也舍不得。”谷令则望着唐舒笑,“所以,唐仙子,今天就带我到你家挤挤吧!” 观澜仙子是仙盟长老,据说离这里不远的地方,她给唐舒留了一个小院。 “那就走吧!” 唐舒笑了,“我还以为,被那个洛天意怼了之后,你再不会这般舒心的笑了呢。” “别跟我提他。” 谷令则的好心情,不想因某人而坏,“回头夕儿出关,一定会把他拎回去的。” “哈哈!” 唐舒大笑,“如果真能拎回去,赌档的雷胖子,一定会给夕儿回扣的。”
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→
推荐小说 添加书签 书架
亚虎娱乐千亿国际娱乐送彩金亚虎娱乐齐乐娱乐
优乐娱乐齐乐娱乐首页优乐娱乐龙8娱乐官网
优乐娱乐千亿国际娱乐送彩金亚虎娱乐梦之城娱乐下载
亚虎娱乐亚虎娱乐老虎机网页版亚虎娱乐客户端齐乐娱乐
优乐娱乐齐乐娱乐首页优乐娱乐龙8娱乐官网